宋代社会的造船业大观,古代历史科普

宋代科学技术不仅达到中国历史以来的顶峰,也处于当时世界领先地位,如活字印刷术方便了思想的传播、指南针应用于航海,火药使用于军事等。造船业的空前发展也是其突出体现。

内容摘要:宋代科学技术不仅达到中国历史以来的顶峰,也处于当时世界领先地位,如活字印刷术方便了思想的传播、指南针应用于航海,火药使用于军事等。内河、湖泊都有经营渔业或交通运输的以船为家者,沿海地区如广南蜑民、福建白水郎等也是以船为家者,而从事渔业和贸易的河湖近海居民为数更多,远距离贸易和旅行中船舶已成为主要工具。如上所述,宋代政治经济格局的重大变化是造船业发展的基本动力,同时在这一背景下,国家力量和商业力量也对推动造船业发展产生了重要作用。宋代导航技术也获得极大发展,形成了牵星术导航、地标目标导航、水情和海底泥石导航,以及海上气象、动物、洋流等各种自然现象导航的综合技术,北宋后期又将指南针运用于航海,对世界航海产生了巨大推动。

内河、湖泊都有经营渔业或交通运输的以船为家者,沿海地区如广南蜑民、福建白水郎等也是以船为家者,而从事渔业和贸易的河湖近海居民为数更多,远距离贸易和旅行中船舶已成为主要工具。如上所述,宋代政治经济格局的重大变化是造船业发展的基本动力,同时在这一背景下,国家力量和商业力量也对推动造船业发展产生了重要作用。商人贸易已经形成了船主雇佣纲首、船主自己经营、中小商人合伙经营多种形式,船上人员已形成船首、火长、碇手、水手等的严密组织分工。宋代导航技术也获得极大发展,形成了牵星术导航、地标目标导航、水情和海底泥石导航,以及海上气象、动物、洋流等各种自然现象导航的综合技术,北宋后期又将指南针运用于航海,对世界航海产生了巨大推动。

宋元时期的海疆发展,在历史的进程上,还是十分引人瞩目的,其主要特征如下:

宋代完成了经济重心南移,南方经济和海上贸易空前繁荣,极大地推动了造船业发展,船舶种类和数量显著增加。这一经济格局的变革也导致国家漕运、商业流通、海上贸易和百姓生计对船舶的依赖空前增强。以北宋漕运和南宋江海防为例。北宋政治、军事重心与经济重心分离,使漕运成为事关国家机器运行的重大事务,漕船制造因此受到朝廷的高度重视,在多路设置造船场,每年漕船制造额多则三千余艘,少则两千余艘。漕船的保有量至少在一万五千艘以上。南宋江海防成为国防要务。南宋逐步建立起了川陕、荆襄、江淮和海防组成的国防体系。在江海防中,南宋以江防为根本,淮防为藩篱,海防为辅助,形成了与金朝在江淮正面争锋的格局。南宋有效利用舟楫之利,在几次关键水战中打败了金朝,保障了国家安全。由于江海防的重要性,南宋战船制造和保有量比北宋漕船更大。南宋与元朝在长江中下游展开的鄂州水战、丁家洲水战和焦山水战三次大水战中,每次双方共投入的战船都达两万艘或更多,而这仅是长江中下游的战船规模。宋代河湖沿海民众的生计与船舶联系十分紧密。内河、湖泊都有经营渔业或交通运输的以船为家者,沿海地区如广南蜑民、福建白水郎等也是以船为家者,而从事渔业和贸易的河湖近海居民为数更多,远距离贸易和旅行中船舶已成为主要工具。仅内河船运即产生了数十万以船为业的艄公、水手、纤夫等群体。

关键词:

战船;造船业;贸易;船坞;海防;船舶;制造;导航;海船;维修

第1、 海外贸易和海上航运的需求牵引着相关行业在沿海地区的发展。 宋元时期,东南沿海地区造船、航海、港务及丝绸、陶瓷行业的迅速发展令人瞩目。宋、元两朝统治者积极鼓励与促进海外贸易和航海业的发展,对海外客商予以优待,对民间商人从事海外贸易及打造海舟巨舶也不进行限制,这就为沿海地区与海外贸易、海上航运相关联的各个行业的迅速发展提供了空间。

如上所述,宋代政治经济格局的重大变化是造船业发展的基本动力,同时在这一背景下,国家力量和商业力量也对推动造船业发展产生了重要作用。中国古代专制政体、科举制度、儒道哲学和思维方式等常被视为束缚科技发展的因素。但如同英国科学技术史专家李约瑟所言“中央集权的封建官僚式社会秩序在早期阶段是有利于应用科学发展的”,中国古代官僚制度的精神气质以许多方式帮助了应用科学,如激励发明就是中央集权官僚机构的做法。宋代造船不论是船舶数量的剧增,还是核心技术的创新和推广,国家都扮演了重要角色。为了适应大规模的漕船和战船制造需要,宋代使用了船模放样技术,即将规定的船舶制成船样,发放各船场依样放大制造。这只有在官府统一管理的高度组织化的船场系统中才能有效推行。

作者简介:

宋代科学技术不仅达到中国历史以来的顶峰,也处于当时世界领先地位,如活字印刷术方便了思想的传播、指南针应用于航海,火药使用于军事等。造船业的空前发展也是其突出体现。

图片 1

船闸和船坞的制造也是如此。公元984年,乔维岳主持制造了中国第一座运河水闸。之后,宋朝在淮南运河和浙西运河逐步推行改堰为闸,大大提高了运河的通航能力。船闸的修造和运行成本很高,而且需要严格的维护人员和启闭制度,靠民间力量难以完成。船坞为大中型船只维修提供了方便。最早的船坞是熙宁中在开封金明池修凿的大澳,用于龙船的维修和停泊。南宋江防重镇建康府也修造了类似的战船大屋二百五十间,立闸启闭。另一江防重镇、位处长江口的顾迳港也修造有供大型战船停泊和维修的船坞。该船坞是一个活动船坞,十分深阔,可随潮水大小浮动,保障战船随时快便出入。船坞造价高昂,非官府不能营办。

宋代科学技术不仅达到中国历史以来的顶峰,也处于当时世界领先地位,如活字印刷术方便了思想的传播、指南针应用于航海,火药使用于军事等。造船业的空前发展也是其突出体现。

宋代完成了经济重心南移,南方经济和海上贸易空前繁荣,极大地推动了造船业发展,船舶种类和数量显著增加。这一经济格局的变革也导致国家漕运、商业流通、海上贸易和百姓生计对船舶的依赖空前增强。以北宋漕运和南宋江海防为例。北宋政治、军事重心与经济重心分离,使漕运成为事关国家机器运行的重大事务,漕船制造因此受到朝廷的高度重视,在多路设置造船场,每年漕船制造额多则三千余艘,少则两千余艘。漕船的保有量至少在一万五千艘以上。南宋江海防成为国防要务。南宋逐步建立起了川陕、荆襄、江淮和海防组成的国防体系。在江海防中,南宋以江防为根本,淮防为藩篱,海防为辅助,形成了与金朝在江淮正面争锋的格局。南宋有效利用舟楫之利,在几次关键水战中打败了金朝,保障了国家安全。由于江海防的重要性,南宋战船制造和保有量比北宋漕船更大。南宋与元朝在长江中下游展开的鄂州水战、丁家洲水战和焦山水战三次大水战中,每次双方共投入的战船都达两万艘或更多,而这仅是长江中下游的战船规模。宋代河湖沿海民众的生计与船舶联系十分紧密。内河、湖泊都有经营渔业或交通运输的以船为家者,沿海地区如广南蜑民、福建白水郎等也是以船为家者,而从事渔业和贸易的河湖近海居民为数更多,远距离贸易和旅行中船舶已成为主要工具。仅内河船运即产生了数十万以船为业的艄公、水手、纤夫等群体。

首先,在海外贸易和海上航运需求的刺激下,国内造船、既可以制造在内河、沿海地区航行的漕船、渔船,也可以制造用于远洋航行的海舶巨舟。

国家力量在造船技术的推广应用方面也起着重要作用,南宋车船就是一例。车船以轮击水,用人踏车,进退自如,是当时高效先进的造船技术。唐代李皋已将其用作战船,但南宋以前未见大规模应用。南宋初杨幺起义军和官军都大规模建造车船,使南宋朝廷认识到车船巨大的水战优势,此后在江西建立维修和打造车船的基地,长江下游各处江防水军都配置了车船。宋金采石之战中车船发挥了重要的作战和慑敌作用。车船建造、运行和维修成本很高,在南宋虽然始终是重要的战船,但并未进入民间的商业和交通。

  宋代完成了经济重心南移,南方经济和海上贸易空前繁荣,极大地推动了造船业发展,船舶种类和数量显著增加。这一经济格局的变革也导致国家漕运、商业流通、海上贸易和百姓生计对船舶的依赖空前增强。以北宋漕运和南宋江海防为例。北宋政治、军事重心与经济重心分离,使漕运成为事关国家机器运行的重大事务,漕船制造因此受到朝廷的高度重视,在多路设置造船场,每年漕船制造额多则三千余艘,少则两千余艘。漕船的保有量至少在一万五千艘以上。南宋江海防成为国防要务。南宋逐步建立起了川陕、荆襄、江淮和海防组成的国防体系。在江海防中,南宋以江防为根本,淮防为藩篱,海防为辅助,形成了与金朝在江淮正面争锋的格局。南宋有效利用舟楫之利,在几次关键水战中打败了金朝,保障了国家安全。由于江海防的重要性,南宋战船制造和保有量比北宋漕船更大。南宋与元朝在长江中下游展开的鄂州水战、丁家洲水战和焦山水战三次大水战中,每次双方共投入的战船都达两万艘或更多,而这仅是长江中下游的战船规模。宋代河湖沿海民众的生计与船舶联系十分紧密。内河、湖泊都有经营渔业或交通运输的以船为家者,沿海地区如广南蜑民、福建白水郎等也是以船为家者,而从事渔业和贸易的河湖近海居民为数更多,远距离贸易和旅行中船舶已成为主要工具。仅内河船运即产生了数十万以船为业的艄公、水手、纤夫等群体。

如上所述,宋代政治经济格局的重大变化是造船业发展的基本动力,同时在这一背景下,国家力量和商业力量也对推动造船业发展产生了重要作用。中国古代专制政体、科举制度、儒道哲学和思维方式等常被视为束缚科技发展的因素。但如同英国科学技术史专家李约瑟所言“中央集权的封建官僚式社会秩序在早期阶段是有利于应用科学发展的”,中国古代官僚制度的精神气质以许多方式帮助了应用科学,如激励发明就是中央集权官僚机构的做法。宋代造船不论是船舶数量的剧增,还是核心技术的创新和推广,国家都扮演了重要角色。为了适应大规模的漕船和战船制造需要,宋代使用了船模放样技术,即将规定的船舶制成船样,发放各船场依样放大制造。这只有在官府统一管理的高度组织化的船场系统中才能有效推行。

图片 2

宋代商业贸易也是推动造船业发展的重要动力。李约瑟认为中国古代商人地位低下,缺乏健全的商业信用是技术发展的不利因素。学界一直存在夸大中国古代重农抑商传统和小农经济自足性及其对技术束缚的问题。而宋代造船业达到历史高峰和当时世界领先地位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商业贸易的推动。宋代空前繁荣的海上贸易几乎全为民间经营。海船制造的发展也主要是商业力量的推动,甚至南宋海上战船的主要来源也是征调民船。宋代积极鼓励本国民众经营海上贸易,通过市舶条法实现了与海商的分利机制。商人贸易已经形成了船主雇佣纲首、船主自己经营、中小商人合伙经营多种形式,船上人员已形成船首、火长、碇手、水手等的严密组织分工。从国家到商人都建立了成熟的海上贸易运行机制和利益机制,极大地推动了民间造船热情。南宋后期浙东明、台、温沿海三州,不计绍兴府,民间海船已近两万艘。海上贸易更为活跃的福建路海船数量当不少于此数。整个沿海地区海船数量必十分可观。商业贸易也推动了海船技术的创新和应用。泉州南宋古船和广东“南海一号”都充分证明了水密隔舱等先进技术被广泛应用于商船。宋代导航技术也获得极大发展,形成了牵星术导航、地标目标导航、水情和海底泥石导航,以及海上气象、动物、洋流等各种自然现象导航的综合技术,北宋后期又将指南针运用于航海,对世界航海产生了巨大推动。这些技术的创新和发展无不产生于商业贸易。

  如上所述,宋代政治经济格局的重大变化是造船业发展的基本动力,同时在这一背景下,国家力量和商业力量也对推动造船业发展产生了重要作用。中国古代专制政体、科举制度、儒道哲学和思维方式等常被视为束缚科技发展的因素。但如同英国科学技术史专家李约瑟所言“中央集权的封建官僚式社会秩序在早期阶段是有利于应用科学发展的”,中国古代官僚制度的精神气质以许多方式帮助了应用科学,如激励发明就是中央集权官僚机构的做法。宋代造船不论是船舶数量的剧增,还是核心技术的创新和推广,国家都扮演了重要角色。为了适应大规模的漕船和战船制造需要,宋代使用了船模放样技术,即将规定的船舶制成船样,发放各船场依样放大制造。这只有在官府统一管理的高度组织化的船场系统中才能有效推行。

船闸和船坞的制造也是如此。公元984年,乔维岳主持制造了中国第一座运河水闸。之后,宋朝在淮南运河和浙西运河逐步推行改堰为闸,大大提高了运河的通航能力。船闸的修造和运行成本很高,而且需要严格的维护人员和启闭制度,靠民间力量难以完成。船坞为大中型船只维修提供了方便。最早的船坞是熙宁中在开封金明池修凿的大澳,用于龙船的维修和停泊。南宋江防重镇建康府也修造了类似的战船大屋二百五十间,立闸启闭。另一江防重镇、位处长江口的顾迳港也修造有供大型战船停泊和维修的船坞。该船坞是一个活动船坞,十分深阔,可随潮水大小浮动,保障战船随时快便出入。船坞造价高昂,非官府不能营办。

宋朝外交使团随员乘坐的客舟长达10余丈,载粟2000斛,使臣乘坐的神舟船长为客舟的3倍,形体也更大。其他还有车船、海鹘船马船、座船等各种类型和用途的船只。宋代广泛采用的''水密隔舱''技术,其帆缆操纵和利用天文、海图导航的能力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居于世界领先地位。元代建造的海运船只数量也相当可观。中国帆船在当时能够主宰印度洋上的航运,连许多外国商人也要购买或租用中国帆船。直到明朝前期,中国的造船和航海水平依然很高。明初能在较短的时间里建造出当时世界上最大、最先进的木质帆缆主力战舰——宝船,是因为郑和下西洋时主要的造船基地南京、太仓和长乐都是以前著名的造船场所,其得益于前代所积累的高水平造船技术、所培养的造船工匠队伍是不言而喻的。

(作者:黄纯艳,系云南大学教授,其所著《造船业视域下的宋代社会》入选2016年度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

  船闸和船坞的制造也是如此。公元984年,乔维岳主持制造了中国第一座运河水闸。之后,宋朝在淮南运河和浙西运河逐步推行改堰为闸,大大提高了运河的通航能力。船闸的修造和运行成本很高,而且需要严格的维护人员和启闭制度,靠民间力量难以完成。船坞为大中型船只维修提供了方便。最早的船坞是熙宁中在开封金明池修凿的大澳,用于龙船的维修和停泊。南宋江防重镇建康府也修造了类似的战船大屋二百五十间,立闸启闭。另一江防重镇、位处长江口的顾迳港也修造有供大型战船停泊和维修的船坞。该船坞是一个活动船坞,十分深阔,可随潮水大小浮动,保障战船随时快便出入。船坞造价高昂,非官府不能营办。

国家力量在造船技术的推广应用方面也起着重要作用,南宋车船就是一例。车船以轮击水,用人踏车,进退自如,是当时高效先进的造船技术。唐代李皋已将其用作战船,但南宋以前未见大规模应用。南宋初杨幺起义军和官军都大规模建造车船,使南宋朝廷认识到车船巨大的水战优势,此后在江西建立维修和打造车船的基地,长江下游各处江防水军都配置了车船。宋金采石之战中车船发挥了重要的作战和慑敌作用。车船建造、运行和维修成本很高,在南宋虽然始终是重要的战船,但并未进入民间的商业和交通。

图片 3

  国家力量在造船技术的推广应用方面也起着重要作用,南宋车船就是一例。车船以轮击水,用人踏车,进退自如,是当时高效先进的造船技术。唐代李皋已将其用作战船,但南宋以前未见大规模应用。南宋初杨幺起义军和官军都大规模建造车船,使南宋朝廷认识到车船巨大的水战优势,此后在江西建立维修和打造车船的基地,长江下游各处江防水军都配置了车船。宋金采石之战中车船发挥了重要的作战和慑敌作用。车船建造、运行和维修成本很高,在南宋虽然始终是重要的战船,但并未进入民间的商业和交通。

宋代商业贸易也是推动造船业发展的重要动力。李约瑟认为中国古代商人地位低下,缺乏健全的商业信用是技术发展的不利因素。学界一直存在夸大中国古代重农抑商传统和小农经济自足性及其对技术束缚的问题。而宋代造船业达到历史高峰和当时世界领先地位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商业贸易的推动。宋代空前繁荣的海上贸易几乎全为民间经营。海船制造的发展也主要是商业力量的推动,甚至南宋海上战船的主要来源也是征调民船。宋代积极鼓励本国民众经营海上贸易,通过市舶条法实现了与海商的分利机制。商人贸易已经形成了船主雇佣纲首、船主自己经营、中小商人合伙经营多种形式,船上人员已形成船首、火长、碇手、水手等的严密组织分工。从国家到商人都建立了成熟的海上贸易运行机制和利益机制,极大地推动了民间造船热情。南宋后期浙东明、台、温沿海三州,不计绍兴府,民间海船已近两万艘。海上贸易更为活跃的福建路海船数量当不少于此数。整个沿海地区海船数量必十分可观。商业贸易也推动了海船技术的创新和应用。泉州南宋古船和广东“南海一号”都充分证明了水密隔舱等先进技术被广泛应用于商船。宋代导航技术也获得极大发展,形成了牵星术导航、地标目标导航、水情和海底泥石导航,以及海上气象、动物、洋流等各种自然现象导航的综合技术,北宋后期又将指南针运用于航海,对世界航海产生了巨大推动。这些技术的创新和发展无不产生于商业贸易。

宋、元海运业的发展,也促使刺桐、明州、太仓、大沽、浏河等一大批新兴港口取代古港碣石、合浦而异军突起,刺桐港甚至一跃而超过汉唐以来中国最大的海外贸易港口广州,成为世界闻名的东方大港。北宋时期,尽管中国古代丝绸生产重心已经南移,但北方的丝织技术水平仍然高于南方。到了南宋和元代,位于东南沿海的两浙地区不仅丝绸产量居全国第一,质量也是首屈一指。各种远近闻名的丝绸商品就近从明州港口源源不断地输往海外。

  宋代商业贸易也是推动造船业发展的重要动力。李约瑟认为中国古代商人地位低下,缺乏健全的商业信用是技术发展的不利因素。学界一直存在夸大中国古代重农抑商传统和小农经济自足性及其对技术束缚的问题。而宋代造船业达到历史高峰和当时世界领先地位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商业贸易的推动。宋代空前繁荣的海上贸易几乎全为民间经营。海船制造的发展也主要是商业力量的推动,甚至南宋海上战船的主要来源也是征调民船。宋代积极鼓励本国民众经营海上贸易,通过市舶条法实现了与海商的分利机制。商人贸易已经形成了船主雇佣纲首、船主自己经营、中小商人合伙经营多种形式,船上人员已形成船首、火长、碇手、水手等的严密组织分工。从国家到商人都建立了成熟的海上贸易运行机制和利益机制,极大地推动了民间造船热情。南宋后期浙东明、台、温沿海三州,不计绍兴府,民间海船已近两万艘。海上贸易更为活跃的福建路海船数量当不少于此数。整个沿海地区海船数量必十分可观。商业贸易也推动了海船技术的创新和应用。泉州南宋古船和广东“南海一号”都充分证明了水密隔舱等先进技术被广泛应用于商船。宋代导航技术也获得极大发展,形成了牵星术导航、地标目标导航、水情和海底泥石导航,以及海上气象、动物、洋流等各种自然现象导航的综合技术,北宋后期又将指南针运用于航海,对世界航海产生了巨大推动。这些技术的创新和发展无不产生于商业贸易。

(作者:黄纯艳,系云南大学教授,其所著《造船业视域下的宋代社会》入选2016年度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

图片 4

  (作者:黄纯艳,系云南大学教授,其所著《造船业视域下的宋代社会》入选2016年度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

作者简介

中国陶瓷生产中心也是在南宋初年移往东南沿海地区的。为了适应出口外销的需要,南宋时两浙、福建、广东广西诸省的民窑发展很快,著名的浙江余杭窑、余姚窑、龙泉窑瓷器,福建德化的青白瓷、青瓷和黑瓷,广东佛山的石湾窑瓷等蜚声海外,就连景德镇新研制出来的青花瓷也是首先被大批装船销往海外,国内反而鲜少见到。与海洋经济的其他方面如制盐、一家一户的小规模捕鱼相比,海外贸易和海上航运业有很大的发展潜力,能够创造数量巨大的财富,对沿海城镇、港口的兴盛发展,对手工业的规模化经营和商品流通网的形成,都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第二、海上方向成为国防的重要方向。 中国古代历史上虽然很早就出现了海上战争,如鲁哀公十年吴、齐舟师在黄海海面交战,其后又有汉代出征朝鲜等国,但总的说来,来自海上的威胁并不严重,历代国防的主要方向在北方,设防的重点是''塞防''。但从宋、元两代开始,国内民族战争不再仅仅以陆地为战场,海上战场的重要性也凸显出来。国内民族战争中各方势力对海上战场的重视使海上方向显得日益重要。

姓名:黄纯艳 工作单位:云南大学

图片 5

职称:教授

北宋时期,与其对峙的辽朝占有今河北、辽宁沿海的部分海疆。虽然崛起于大漠草原的契丹民族不善水战,宋朝仍很注重防范山东一带沿海,特意在登州设置水寨战船,巡护附近海面。南宋王朝建立后,认识到沿海地区已成为令人关注的重要国防方向,为发挥''南船的优长,在沿江沿海建立了大量的水师部队,其中有相当一部分驻守在沿海地区。南宋抗金名将张浚在当福建安抚使时,也打造了海舟上千条,准备与陆上部队相配合,由海上规取山东。

课题:图片 6

  • 《造船业视域下的宋代社会》入选2016年度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

本文由必赢亚州手机网站发布于产品评测,转载请注明出处:宋代社会的造船业大观,古代历史科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